你的位置:首页 > 中医科学

中心供氧工程对已使用完的氧气瓶的处理

2018/9/12 10:56:22点击:

      余永定:我一向认为,我是当过十年工人的土生土长的经济学家,牛津只是一段小插曲。我对人民币国际化和资本项目自由化的态度比较慎重,主要是基于我对东亚金融危机的切身体会:1997年至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期间,我和同事走访了所有受到金融危机打击的国家,手术室净化价格实惠,性能稳定,在有的国家待了相当一段时间。目睹那些国家当时的惨状,那种绝望的气氛让我感同身受。

      我们做了非常详细的调研,和那些国家的政府官员、经济学家都有广泛的交流。根据这些实际调查,我思来想去、究根问底,得出了三条结论:第一,一个国家不能轻易开放资本项目,这很危险;中心供氧工程对已使用完的氧气瓶从夹具拆卸后,移至空瓶区,并挂空瓶标志。第二,一个国家的货币不应该急于国际化,使自己的货币能够在离岸市场被人轻易搞到;第三,面对货币攻击,一个国家应该尽可能不动用外汇储备来保护你的汇率——人家想要的就是你的外汇储备:墓于这些结论,我不赞成中国过快过度开放金融。这种倾向性早在那个时候就形成了,理论上的考虑还是次要的。玛雅:所以你坚持认为,中国不能轻易放弃资本管制。